静待

小说:等待是最长情的告白作者:维昕更新时间:2019-03-22 09:17字数:399647

联系不上沈慕枫,陆潇潇十分焦急,别的什么事情都么有心情去做的,但是许言的话对陆潇潇的影响也很大。

许言说,哪位出了车祸的精神病院逃出来的女士,叫做陈慧祥,小名叫做西西,而那位跑出来的女士是陈慧祥的姨表姐姐张子涵。

许言说,癔病是有遗传基因的精神病,陈慧祥的母亲和张子涵的母亲是亲姐妹,这对亲姐妹两个人都有精神病病史。

二十多年前陈慧祥丢失女儿之后,犯了精神病被她婆家人送人精神病院耘。

张子涵是在陈慧祥被送到精神病院几年后,再一次出游中,丈夫和儿子同时出了车祸,抢救无效去世,她受不了打击也犯了精神病,被福利署送到精神病院。

这表姐妹两个在精神病院住院,居然就这样一起在精神病院住了十来年。

这些都是在去医院的路上许言告诉陆潇潇的。

陆潇潇听着这些,心就慢慢的往下沉踝。

不会真的这么巧吧?

有人跟她长相相似就算了,还一样有遗传性疾病?

难道自己真的跟那个陈慧娴有什么关系?

车子在医院停住,许言的同学陈冲就是那位学习委员大大在抢救室的门外等着。

陈冲见她们来了就迎上来说:“你们来了。”

很意外,之前在路上被那些医生们制止住的,嘴里叫着‘西西’女人,应该叫张子涵吧,她还穿着病号服装,双手抱着双腿缩在走廊的椅子上。

许言说:“学习委员,你在电话里说的不清不楚的,现在你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在电话里说的意思是,那位在抢救的人有个女儿?”

“是一儿一女。”陈冲说,他话音刚落,一直低头坐着的张子涵突然抬起头:“是一儿一女,儿子被他爸爸带出国了,女儿丢了......”

陈冲看了她一眼又扭头小声多许言说:“她的情况本来就比陈慧祥轻一点,等到她到我们医院住下之后,两个人住在一起,症状都轻了些,今天陈慧祥出了事,她似乎是突然清醒了。”

许言点点头走过去问:“你是叫张子涵吗?”

张子涵点点头:“我是。”抬头看到许言,然后看到了她身边的陆潇潇,一下子就站了起来。许言下意识的挡在陆潇潇身前。

张子涵瞪大了眼睛满是惊喜:“妞妞啊,你是妞妞吧!转眼就这么大了!妞妞我是你表姨,小时候还抱过你呢!你那时候才这么大。”张子涵比划了一下,也就一个手臂那么大。

许言说:“你先坐下好不好。”

而张子涵根本就不跟许言说话,眼睛直盯着陆潇潇说:“妞妞你不认识我了吗?妞妞我真的是你表姨啊!”

“我不是妞妞,我叫陆潇潇。”陆潇潇看着她,拍拍许言的肩膀,然后走到前面,张子涵一把拉住陆潇潇的手说:“你胡说,你分明就是妞妞啊!你虽然小时候丢了,但你跟你妈妈长得一摸一样啊!妞妞我跟你说,里面抢救的那个是你妈妈!你妈当初因为你丢了受了刺激,所以就犯病了,然后就被你那个狠心的爸爸送进了精神病院。”

“其实你那个畜生爸爸早就在外面有人了,想要跟你妈离婚,你妈不同意,他就趁着这个机会,把你妈给送到精神病院了!”

陆潇潇听着张子涵说的,心里也塞塞的,那位跟她长得很像,叫陈慧祥的女士真是可怜的很。然后张子涵就拉着陆潇潇坐在走廊上,一直在说陈慧祥的事情。

“她不是精神病患者吗?怎么说起来头头是道的?”许言拉着陈冲走到一边问:“你确定她是精神病患者?”

陈冲说:“今天我们给他抓回去之后,她突然不闹了很冷静的说要跟医生谈谈,后来她的主治医生过去,不知道谈了什么,后来就把她送过来了,她的主治医生给我打电话说,她做了测试,证明精神意识暂时正常。”

“正常?”许言难以相信。

陈冲点点头说:“你也知道精神方面的疾病,可能因为刺激而发病,但是也可能因为刺激而正常的。”

几个人在走廊坐的坐站的站,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手术室的门被推开,一个推车被推出来,主刀大夫似乎跟陈冲认识,上去打了招呼,大夫说:“患者目前已经脱离了危险,但是还需要观察,都是同行大概情况你也应该了解的,我接下来还有一台手术就不跟你说那么多了,医嘱我已经下了,有什么别的问题回头咱们再说。”

“好,谢谢你了,回头请你吃饭。”

然后医生就回了手术室,陈冲转身,看到许言跟陆潇潇还有张子涵一起跟着推车走远了,就连忙追了上去。

陈慧祥的情况已经稳定但是暂时还没有清醒,在病房外,已经意识清醒的张子涵拉住陆潇潇,坚持要做dna鉴定。

陆潇潇有些不愿意,虽然张子涵说的每句话都在暗示她是陈慧祥的女儿,但是她心里一直非常的抗拒。

虽然说

,如果她是陈慧祥的女儿,她跟沈慕枫就不是兄妹了,就能光明正大的在一起了,但是妈妈呢?

想到远在瑞士的妈妈,这个人怎么可能不是自己的亲生妈妈呢?

小时候她生病,衣不解带的照顾她。

后来她们陆家遭逢变故,妈妈始终带着她,不让她吃一点苦。

这样的一个女人怎么可能不是自己的妈妈呢?

这件事情,陆潇潇不同意,别人也勉强不了,但是张子涵就拉着陆潇潇不让她走,到最后见陆潇潇态度坚决,扑通一下就跪下了。

“你这是干什么?”陆潇潇连同许言都吓到了。

张子涵抬起头恳求的看着她:“妞妞,不......陆小姐,你就当可怜可怜里面的那个人,她二十几岁就住到精神病院,妞妞有多少岁,她就病了多少年,住了多少年的精神病院,昨天,就是昨天,她看着电视突然大叫,指着你叫女儿,叫妞妞所你一定是她女儿,当时她可能就已经清醒了,所以千方百计的逃出来,但是太急了,一下子就出了车祸!”

“她想了女儿二十多年,求求你了!你就当可怜一个失去孩子的不幸女人女人好不好?”张子涵跪着、哭着,恳求着,见陆潇潇还是不为所动居然开始磕头。

陆潇潇哪里受得了这个,蹲下身子拉张子涵,最后咬牙点头。

陆潇潇跟陈慧祥一起抽了血样,这样还不够,又分别拔了两根头发,分为两组,由许言以最快的速度送出去,鉴定结果是三天后出来。

张子涵对于他们非常的感激,陆潇潇隔着玻璃看着病房里面躺着的女人,带着呼吸面罩,看不清脸面,但是那是一个消瘦的女人,搂在外面的皮肤枯瘦。

这个女人,有可能是自己的妈妈吗?

如果她是,那么远在瑞士的妈妈又是怎么回事?

出事之前妈妈已经知道沈慕枫是她的亲生儿子,但是她一直没有说,他们一直认为,是妈妈不想再刺激陆潇潇,但是现在看来,如果陆潇潇不是陆家的孩子,那么妈妈早就应该知道沈慕枫跟她不是亲兄妹,看着他们两个痛苦又为什么不肯说出真相呢?

陆潇潇前后想不明白,就决定反正要做鉴定了,就等鉴定出来吧!

等待结果的时候往往是最令人惶恐担忧的,但是陆潇潇反而对这个事情没有太多的期待,因为相比这个目前她最担心的是沈慕枫。

沈慕枫你去哪里了?

秦书豪见过沈慕枫之后,走了出去,不一会儿进来两个男人,个头高大,孔武有力,但是手上动作很麻利的给沈慕枫松了绑,兵器说,秦先生已经吩咐,只要沈先生不企图逃跑,就对他礼遇。

沈慕枫终于被解除了捆绑,不知道现在在什么地方,身边还有这样两个孔武有力的人,想逃跑也跑不了,何况他没有那么蠢,刚一松绑,浑身无力的,身边还有人他就逃跑?

沈慕枫叫了吃的,然后洗了一个澡,换上秦书豪为他送过来的新衣服,对着镜子照了照,他知道接下来要面对秦书静了,他虽然现在受制于人,但是一定不能气势输人。

秦书静现在想看的一定是她沈慕枫有多么的狼狈,她一定想要他求他,然后她就狠狠的羞辱他践踏他的尊严。

为什么抓了他之后绑着他?为什么不来见他?

秦书静在磨他的脾气,磨他的耐力,在消磨他的一切。等待是令人恐惧的事情,秦书静就是想要让他在等待中畏惧,在等待中害怕,然后见他的时候可能一点小小的威胁就让他崩溃。

但是他不会上当!

虽然他心脏不好,但是心理还是坚若磐石的!

就像一场游戏,他在明处她躲在暗处,她观察着他,他静待她来,挑战还是厮杀,他都会迎战!因为他知道陆潇潇在家里等着他呢。

“咚咚咚”敲门声在屋里想起来。

沈慕枫对着镜子整理着领带,顿了一下说:“进来。”

之前自己被绑着,来来去去的人都不会敲门,一松绑就换了待遇?

门被推开,很意外,门外的居然是安娜。

安娜双手绞着有些扭捏的站在门外。

一个火辣无节操的女人居然突然扭捏了起来?

沈慕枫笑了笑没有吭声继续打理领带。

安娜见他不理自己,就蹬蹬蹬的走过来:“喂!”

“恩?”沈慕枫终于停下了动作。

安娜犹豫了一下气势汹汹的问:“乱.伦真的比偷.情更刺激吗?”

沈慕枫心中一顿,没想到安娜会问这个问题。

之前他那么说,不过是想祸水东引,让安娜放开他,因为当时自己被绑着,不能阻止,为了陆潇潇,他绝对不想要跟别的什么人有什么的。

但是现在,他已经活动自由,他只要不逃跑就会受到礼遇,这样,他还要把这样的事情说给她,让她冲破一场禁忌...

...

她不是因为爱,只是想要追求刺激,刺激的话也不用......

【新文《不误佳期》http://欢迎观阅摸摸哒!】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