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桂花糖】

小说:花有清香月有阴作者:旧槿更新时间:2019-05-21 11:24字数:195617

堆云宫。烟城皇宫内摆放各等书籍的地方。

俞小魔的职责便是守护堆云宫的安全。只因里头放着许多前朝旧事和机密要件。

她辅一踏入那红漆木栏,雕花镂空窗棂的宫殿,恍若隔世。她摸着那些梨花木精心打造的书架子,闻着空旷的宫殿内寂凉的气息,心酸地想掉下泪来。

刚走到了殿内的偏房,有一人急步而出,穿着绫罗彩蝶花纹的宫装,手上拿着一面木牌。她脚步匆忙,一出偏房便撞上了俞小魔。

“哪个奴才这么不长眼!也不看看……”话音在看到眼前人时戛然而止。

“我道是谁呢。原来是嚣张跋扈的俞小姐。难怪这么没有眼力价。”堆云宫的管事宫女林禹冷笑道,见俞小魔满是歉意地冲她淡笑了声,自觉有些无趣,将手中的木牌塞到了她手中,补充道:“这是腰牌,这外殿有羽林军守着,你只要守着内殿便行了。”

说完堆着裙裾的双脚向殿外迈步而去。俞小魔看着手上写着堆云二字的木牌轻轻叹了一口气。守卫内殿么……她苦笑,她这一身功夫荒废了两年,如今手上拿着的剑也不过是柄断剑。

堆云宫外殿守卫甚严,守内殿也不过是一个清闲的差事。他当真是不打算再用她了,俞小魔透过那木质栏杆望向殿堂下连绵起伏的宫墙,心思沉静。

眼前仿佛又出现了那名总爱穿着白蓝相间暗纹长裙的女子,足尖一点在宫墙上翩跹来回,将一把长剑舞得犹如晴空里的长虹万里连绵的流云,又恰似雨夜的闪电,看得宫内的人目瞪口呆。

以前的她是张扬的,他越是对她淡漠,她越想引起他的注意。她穷极手段,换来的也不过是他恍惚得如同冬日薄阳的笑容。

她渐渐知道,他心底藏着一个女人,那女人有个很好听的名字,叫做苏清烟。

听说,这北泽都城的名字烟城便是取自那女子的芳名。

俞小魔收回目光,走向了给自己安排好的偏房。

偏房内摆设很简单,床、桌子、椅子。必备的生活用品一应俱全。推开靠里的窗,就能看到堆云宫内殿那整齐排列的书架子。推开对面的窗,又能见到宫内的椒墙黑瓦、琼楼玉宇。风景独好。

她将剑摆在了桌上,走进屏风后换上那套搁在床上的宫装。

繁复的彩蝶花纹,云朵暗纹编在袖口,穿在身上凸显了玲珑身材。俞小魔顿了顿,又将宫装脱下,换上了先前的棉布裙。

这时,有人敲门。

俞小魔上前开门,瞧见林禹又立在门口,林禹见她没有换上宫装,讶异道:“你怎的不换宫装?”

俞小魔淡笑,“宫装行动不便。”

林禹撇撇嘴,目光似是有几分不屑,“你以前不是最喜欢穿那些绫罗绸缎么?怎的变性了?”

“人总会变的。”她疏淡地笑笑,没有将她的嘲讽放在心上。

午后,穿着一身棉布裙的俞小魔正拿着抹布擦拭着堆云宫正殿内书架上的灰尘。她擦得一丝不苟,面色沉静,仿佛是天边那抹流云,静寂无声。

一抹明黄色的衣袍出现在正殿的门口。

昧渊立在那空旷的殿门前,透过殿内轻轻拂动的白纱,见到那名静若空气的女子正专心致志地抹着灰,阳光透过书架落在她脸上,眼睫毛黑亮浓密,在眼下投着浓浓的影,莹白色的肌|肤仿佛散着葳蕤的白光,仿佛人间仙子。

他看到她嘴角有抹清淡的笑,心中微微诧异,两年前那般明媚那般张扬到甚至任性的人,怎会有如此清淡恍惚的笑。他心口一滞,脚步迈了进去。

俞小魔乍一见那明黄色的身影,身子一僵,却仍是恭敬地行了跪拜之礼,安安静静地转身便要离去。

“且慢。”昧渊见她转身便走,忍不住出声喊道。

俞小魔应声转过来,福了福身道:“皇上可还有什么吩咐?”

昧渊没有说话,只是看着她低着头,敛着裙裾,静静站立在那,忽的便想起了那会在身后捂他眼睛的女子。那时的她个性喧嚣,仿佛是春日里开的最好的花,独独为他绽放。又仿佛是夏日里毒辣的阳光,叫你没法忽视她的存在。

可现在呢,他若是转过身,他若是偏过头,她就仿佛同这深宫内的普通宫女一般,让他过目便忘,生生收敛了自己存在的气息。

“朕不过是来看看你。”他的语气带了丝无奈。

他见到她那黑密的眼睫毛微微一颤动,眸光流转,却带了几分疏淡。

“小魔多谢皇上牵挂。”

字句用得恰到好处,不亲不远,不逾钜,不冒犯。昧渊却听得眉间微蹙。他自怀中摸出了一小包手绢,里头包着一块甜而糯的桂花糖。

“朕知道你最爱这桂花糖。”他将那糖搁在了书架旁的楠木书桌上,语气里有一丝淡薄的迟疑。

俞小魔淡淡一眼落在那手绢上,攒着金丝的手绢,在照进来的阳光下闪着晶亮的光。她想起了以前,她总是在他面前吵嚷着要吃桂花糖。

他总是淡笑,“小魔,莫来扰我。”然后她离开,却是笑得越发甜了,那种甜带着涩,慢慢浸透骨子,像是最凉的泉水,一日一日涌进心房。

两年西漠艰苦的生活,她曾经千方百计偷到了桂花糖,她那时想着,只要嘴里甜了,她心里也会好受的。可她咬了满满一口后,尝到的确是满嘴的苦涩。

“多谢皇上美意。小魔已经不爱吃桂花糖了。”她淡笑,脸上云淡风轻。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