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顾子期的爱情

小说:惑妃妖娆:朕宠定了!作者:花狸子更新时间:2019-05-21 11:26字数:471372

顾子期离开漳州以后,依然返回了泰州家中。

他原本做好了一切最坏的打算,想着或许如今在家中等待他的,可能是府衙的官兵,可能是父母的责难,更有可能的是,亲人们会与他断绝一切关系。

可当顾子期回到家里以后,才发现家中的一切经济命脉,全部都被姐夫钟少昕控制了。

钟少昕不知用了什么手段,抢占了顾家所有的生意,昔日的豪门望族顾家,居然在一夜之间被查封、抄家。

顾子期是在贫民区找到的父母。短短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顾父顾母遭受到了从天到地的大变,几乎经受不住这样的打击,两个人看上去都苍老了十岁不止。

在这里顾子期见到了钟老太君最后一面,老太君拉着他的手,满心满眼都是懊恼与忏悔,只说她这一生,最对不起的,就是公主与皇后了。

钟老太君死不瞑目,对她当时出卖凌清欢的行为深深忏悔着。

埋葬了奶奶,顾子期即便心中悲痛,但他是顾家长子,不管顾家如今变成了什么样子,他也要承担起属于自己的那一份责任。

一切都从零开始。

顾子期安顿好父母,找到忠心自己的部下,顾家所有丢失的东西,他要一一再拿回来。

钟少昕占了顾家所有的财产后,便附庸在凌潇慕的羽翼下,很快就将生意做到天下独一份。

只可惜他得意了没有太长时间,凌潇慕所属的政权,在短短几个月内便被付之一炬。

当简墨漓重新攻占了皇城,让这天下再一次重新归属为简氏皇朝时,钟家也自然而然走到了尽头。

而此时,顾子期已经在夹缝中生存了起来,他建立了属于自己的一支商队,白手起家。

钟家衰落的比当初顾家还要快,毕竟简墨漓不是一个心慈手软的人,他很快就将钟家这些年来买官行贿、以及勾结朝廷官员等事情一一查清肃明。

钟少昕罪不至死,却被流放了三千里,终身不得回京。

所幸的是,钟家虽然落败,简墨漓却并没有诛连他的家人。

钟少昕流放那一天,顾子期去看他。

灰头土脸的钟少昕,早已没有了当初的意气风发。

姐姐顾凤晞彼时已经生产,孩子已经半岁多了。

她告诉顾子期,虽然钟少昕对不起顾家,但是她既然已经嫁给了钟少昕,这一辈子便就只是钟少昕的人了。今后无论再苦再难,她也会陪着他。

顾凤晞朝着家门方向磕了一个头,她今生不能在父母跟前尽孝,只能由弟弟来替她侍奉在爹娘面前了。

姐姐带着不满周岁的孩子跟着钟少昕走了,今后的道路或许是艰难而曲折的,但是顾子期却在姐姐和钟少昕的脸上看到了欣慰。

这便是劫后余生的大彻大悟吗?

顾子期不知道,也不愿去想。

他只知道那一刻从他们眼中折射出来那种浓烈的感情,刺痛了他的眼。

他刻意将心底最浓烈的那种感情深深埋葬,不去听,也不去想。

他将所有的生意从泰州转向了云晞发展。

彼时云晞与凌月国已经成为了联盟国,常年交好,所以在贸易来往上,有着各种便利条件。

往年互不相通的行商路线也打通了,商人们有利可图,来往的越发频发。

顾子期原本在经商上就颇有见地,知道如何做才能挣到最多的钱。如今更是什么都不想,什么都不顾,一心只想将顾家再一次发扬光大。

经过他不懈的努力,只不过短短三年多的时间,顾子期的名头,就已经在云晞国响亮起来。

他依然做的是布匹绸缎生意,顺便也做药材行当,这两样在这两国间,都很抢手。

只不过随着年龄的增大,已年逾三十的他,婚姻大事自然就成了父母心头最挂记的事情。

每每回到家中,顾父顾母嘴边最常说的一句话,便是:子期,你什么时候给我们带一个媳妇回来?

顾子期也常常苦笑。

这些年即便他刻意不去听不去问,却也有人时常会在他耳边说,凌月国的皇帝陛下喜得长子,小小年纪就被封为了皇太子,听说皇后娘娘又有身孕了,陛下关心的跟什么似得,恨不得天天将她捧在怀中……

如果他去了云晞国,又会有人说,咱们陛下的长公主出落的跟花儿一般美貌,听说前些日子凌月国的皇帝还亲手写下了皇太子的庚帖送了来,只怕两国又要联姻了……

顾子期很无奈,他们居然如此幸福,只有他,还是孤家寡人一个。

不是不想找一个女人共度一生,而是实在找不到能令自己心动的啊!

他,宁缺毋滥。

这一年,冬雪翻飞,似乎比往年更冷一些。

顾子期因为与人谈生意,耽误了回家的路程,又因为路遇大雪,只好住在了云晞与凌月国边境的一间小小客栈中。

看来今年的除夕,没有办法回家与父母一起过了。

顾子期无奈的看着外面的鹅毛飘絮,已经下了三天三夜,似乎依然没有要停止的迹象。

明天就是除夕了,只怕是赶不回去了。

他自嘲的想着,回不去也好,省的回去了,耳根又要不清净。

这些年,他是真的怕了父母在自己跟前絮叨娶亲的事情。

索性就在这间小小客栈过年算了。

客栈很小,客栈老板是一对五十几岁的夫妇。因为在年关期间,生意也不好,尤其这两天,整间客栈就只有顾子期这一个客人。

傍晚的时候,客栈老板娘就煮了一大锅热气腾腾的饺子出来,招呼着顾子期一起来吃。

他们无儿无女,只有这一件小店维持生计,但是老两口热情好客,这些天已经与顾子期相当的熟络。

三人围在火炉边一起吃着饺子,忽然听到门外传来了几声低不可闻的拍门声。

因为风大雪大,所以客栈的大门早已紧闭。若非顾子期起身去倒酒,几乎也是听不见的。

“有人敲门。”

顾子期微皱了眉头。

老板脸色有些惊惧,“这么晚了会是谁?”

顾子期温言说道:“天气恶劣,只怕是有路过的旅客遇到风雪,我去开门便是。”

没想到一开门,暴风雪夹着一个瘦弱小巧的身形滚进了顾子期的怀中。

他吓了一跳,低头望去,却是一个几乎快要被冻僵的小姑娘。

顾子期连忙关了门,将那小姑娘抱了进来,一面大声喊道:“老板娘,快打温水来!有个姑娘冻僵了!”

老板娘也吃了一惊,忙说道:“快把她抱到客房去!”

一通忙活下来,总算将那个小姑娘安顿好了。

老板娘将替她换了一身干净衣裳,又用温水给她擦拭了一遍身子,这才松了口气,对顾子期说道:“要是今夜不发热还好,不然这么大风雪,连大夫也不好请呢!”

窗外风雪呼啸,顾子期也知道老板娘说的是真的,便说道:“那我在这里守着好了,要是她有发热的迹象,我便用冷水给她敷敷头。”

果然到了半夜,那个小姑娘真的发起了高热,顾子期便用湿巾给她不断敷头,擦拭她的脸颊和双手。

这小姑娘看起来年纪颇轻,只怕只有十四五岁的模样,在年逾三十的顾子期眼中,这就是个孩子,所以心中眼中对她根本没有半分绮念。

当窗外天色渐渐发白,小姑娘的高热奇迹般的退了下去,连呼啸了几天几夜的暴风雪,居然也停了。

顾子期终于松了口气,再也支持不住,靠在窗边就那样睡着了。

突然,耳边传来一声女子的尖叫声,顿时把他吓醒了。

他刚刚睁眼,一只粉嫩粉嫩的拳头就挥了过来,“砰”的一声正中他的右眼。

顾子期啊的一声惨叫出声,紧接着被人狠狠一脚踹到了地上。

顾子期用剩下一只完好的眼睛瞪着那个发声源,只见昨晚还病的昏昏沉沉的小姑娘,这会精神抖擞的仿佛能打死一只老虎。

她叉着腰指着顾子期大叫起来:“淫贼!姑奶奶的便宜也是你能占的?”

顾子期瞪大了双眼,张着嘴指着自己的鼻子:“我?淫贼?”

小姑娘在下一刻突然捂着脸放声大哭起来:“臭淫贼!居然趁着人家睡着的时候把人家看光光了!我不要活了!我不要活了!”

顾子期顿时一个头有两个大,这是什么事啊!

客栈老板和老板娘听到这里的动静飞快的跑了上来,意见这种情况顿时也愣了。

顾子期慢慢爬起来,抚着自己兀自疼痛不已的眼睛说道:“老板娘,这位姑娘说我是淫贼,换了她的衣服,您来替我解释一下吧。”

老板娘顿时笑了起来:“小姑娘你别害怕,昨天你在门口冻晕了,是这位公子把你抱回客房的。衣服是我给你换的,不然你穿着湿衣服会生病的。”

顾子期插口说道:“你昨晚发高热,我照顾你一晚上啊!你倒好,病好了反倒捶了我一拳。”

小姑娘顿时羞红了一张俏脸,呐呐说道:“谁叫我一醒来,就发现你靠在我的胸前睡着了,我以为你想轻薄我……”

这一次反倒换成顾子期红了脸,赧然说道:“大概是在是太累了,本来是靠在床边的,可能不小心睡着了,姑娘莫怪。”

老板娘哈哈大笑起来:“说开了就好了,这位顾公子可是正人君子一个,我都不信他会做出冒犯姑娘的事情。”

她指着床边放着的水盆和湿巾说道:“这不,这就是他照顾你一晚上的证据。”

小姑娘不好意思的说道:“谢谢你们……”

老板娘做了糯糯的粥,让大家吃了,一面问那个小姑娘,怎么会一个人在大风大雪的晚上四处走动。

小姑娘扁扁嘴,只说自己叫笙儿,跑出来的原因是逃婚,别的也就不愿多说了。

老板娘轻叹,人家的家务事也不好多说什么,只问她接下来有什么打算,笙儿摇摇头,没有说话。

正在说话间,客栈的大门又被拍的山响,这一次是店老板去开的门。

门一开,呼啦啦涌进来一大堆的人。

是官兵!

店内所有的人面色都是一变。

官兵怎么会到这里来?

那些官兵一进来,见到笙儿就跪倒在地,大声说道:“公主殿下千岁千岁千千岁!”

公主?

店老板夫妇与顾子期脸色惊诧的望向笙儿。

笙儿顿时气红了脸颊,跺着脚说道:“谁准你们跟来的?回去回去!”

一个披着大氅的男子大踏步的走了进来,朗声说道:“笙儿,你太胡闹了!”

男子一进来,顾子期就先愣了一下。

居然是云落。

几年未见,云落身上的帝王气势越发沉稳凛冽起来。

笙儿怒道:“谁叫你跟来的?我就不回去!”

云落无奈而宠溺的看着自己这个小妹妹云笙,眼风一转,忽然看见了站在一边的顾子期,他诧异而惊喜的叫道:“子期!”

当初认为是轻敌的男人,如今他已有妻有女,多年未见故人,此刻心中只有激动与高兴。

顾子期微微一笑,朝他拜倒在地:“陛下。”

云落抢先一步将他扶了起来,高兴地说道:“你怎么在这里?这些年听说你仍然在做生意,可还好?”

顾子期含笑说道:“一切还好。”

云落重重拍了拍他的肩头,满脸俱是浓浓的笑意,“知道你一切都好,我也放心了。前些日子清欢还写信给我,曾提过你的近况,只不过她最近又有了身孕,简墨漓又不许她操心太多,所以也只寥寥写了几笔。她若知道我见到你了,一定很高兴。”

顾子期心中说不出是什么滋味,轻声说道:“她也有提过我吗?”他轻叹:“你们一切都好,我也就放心了。”

云落脸上的笑容微微一顿,默叹,对他说道:“好容易见到了,可不许你就这么走了,跟我回宫,我请你喝酒!”

他又对云笙瞪眼道:“你,也跟我回去,私自跑出宫,看我怎么罚你!”

云笙眼珠朝着顾子期转了几转,突然一把抱住了顾子期,对着云落大叫道:“回去也可以,但是我绝对不会嫁给城阳侯的!昨天晚上我已经是顾子期的女人了!皇兄,我要嫁给他!”

(全书完)

-------------------

不算结局的结局。

不管顾子期会不会喜欢云笙公主,至少他的春天已经来临了,而且这么可爱的小公主,又有谁会不心动呢?

全书至此完结,至于书里没有配对成功的简重焕、简轻扬、萧高弥这些人,他们也一定会有自己的春天的,狸子就不再写他们的故事了。

感谢一直以来支持狸子的朋友们,鞠躬。欢迎加群,里面会有狸子新书发布动向。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