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3

小说:移魂作者:大米虫更新时间:2019-01-18 00:43字数:206419

石林一家离开后,柳真雅一家直到在秦岭下火车前一直都是欢乐无比的,欢乐无比地和邻座讨论姚丽的“伟大”,欢乐无比地和邻座一同思考姚丽为什么一口气曝出那么多内幕……

当天下午,柳真雅一家人在秦岭的盘山铁路上下了火车,然后直直往秦岭的森山老林走去。路上遇到些巡山的人,柳真雅一行人都堪堪避过,说好听点他们是来秦岭探险的,说难听点是来秦岭偷国家保护动物的,怎么着也不能让人发现啊。

秦岭的山望不到边,秦岭的树高的望不到顶,走在这样茂密的森林里,呼吸着花草树木的香气,耳畔听着各种小动物的鸣叫声,柳真雅一行人有种已和大自然化为一体的奇妙感。

秦岭横贯中国中部的东西走向山脉。西起甘肃南部,经陕西南部到河南西部,主体位于陕西省南部与四川省北部交界处,呈东西走向,长约1500公里。为黄河支流渭河与长江支流嘉陵江、汉水的分水岭。秦岭—淮河是中国地理上最重要的南北分界线。秦岭还被尊为华夏文明的龙脉。

走在这么一座伟大的山林里,柳真雅只恨自己手里的相机太小不能把它的全部秀丽山色都拍下来。一路走一路拍摄,都没注意天色已经黑下来,而他们已经身在少有普通人进入的密林中心。

“柳柳,别拍了。”庄尔言按下柳真雅忙个不停的双手,“你再怎么拍,这山、这水也不会跟着你走,还有,天都黑了,你拍出来的东西能看吗?”

“这山、这水、这景确实不能跟我走,可是我可以多照些照片回去做成相册,然后想看的时候就拿出来看看。”柳真雅拿着数码相机继续拍个不停,夜晚的秦岭有夜晚的美,当然不能错过。

“妈妈,我们来秦岭是找奇特的动植物的,这景色想看随时都可以来看。”江城也不满意自家妈妈因为拍照而拖延了时间,“天色不早了,晚上的森林很危险,我们不应该再往前走了。”

“那好吧,我叫玉姐姐出来。”柳真雅惋惜地放下相机,叫出了在暖园等候多时的玉晋吟,“玉姐姐,找奇花异草和可爱动物的任务就交给你了。”

柳真雅这一路人是惯会偷懒的,秦岭这么大,要让他们从这么大的秦岭中找出可以移往暖园的奇花异草、神奇动物那无异于是大海捞针,光是走遍秦岭每个角落怕就要花上四五个月时间,更何况这几人对那些奇花异草根本没有一点了解,恐怕就是遇上了也当杂草放过。幸好有玉晋吟,身为玉精,玉晋吟能飞能幻影移形,还能凭着妖类特有的灵觉感触异类,有她帮忙,柳真雅几个懒人就可以坐享其成了。

从暖园里拿出一颗夜明珠当电灯,再拿出昨日晚上没吃完后被小蜜用秘法保存现在还是热腾腾的烤肉当晚餐,四人席地而坐开始快乐地晚餐。一口烤肉,一口鲜甜多汁的雪梨,柳真雅觉得就是神仙的日子也比不上他们。

“好奇怪哦,这么黑的森林还伴随着野生动物的吼叫,按理说我该害怕的,可是我为什么感觉就像在暖园一样呢,只觉得舒适无比。”江城不解地嘟着嘴,亮晶晶的眼神看向柳真雅和庄尔言。

“我也有这种感觉,真是奇怪。”庄尔言同样不解,这么大的森林,又是晚上,随时都可能从某个地方扑出一只猛兽,但奇怪的是他一点都没感到害怕,别说害怕,简直是走在这危险的森林如在自己家里闲逛一样。

暖暖闷头吃肉,只是双眼若有所思。

“呵呵,这个我知道。”三两口啃完雪梨,柳真雅一挥手道:“那是因为你们的身体被暖园改造的越来越纯净了,身上的灵气和大地的灵气相互呼应,自然感觉和这山林已融为一体。”小心看了庄尔言和两个孩子一眼,放低声音道:“那啥,你们身体确实越来越好,只是……以后大概会和我一样,爱招一些不寻常的东西的接近。”

庄尔言的嘴角抽了抽,“不寻常的东西?没关系,我已经见识过了。”妖啊鬼啊什么的都已经见识过,相信不会再出现比这更不寻常的东西了。

“啊,我的烤肉,有东西抢我的烤肉!”江城突然跳起身大叫,双眼如炬,不停扫视着周围茂密的树丛,“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好快,我只感觉一阵风从我的脸颊吹过,然后我手里的烤肉就不见了。”

“看来是烤肉的味道太香,都引来了贪吃的客人。”庄尔言笑着手里的烤肉往地上一扔。

“那小客人没这么笨吧?”柳真雅抚额,不知名的动物以快速度抢走江城手里的烤肉,虽然这能说明它贪吃,但无论如何它不可能贪吃到现身捡地上的烤肉吃吧?

“嗖”一声,一道金黄色的小身影如一道利箭般从草丛里射出,呼啦一下从几人眼前飘过——扔在地上的烤肉不见了。

“还真是只贪吃的小东西。”柳真雅无奈叹道,“我刚看清了,是只金黄色小狐狸呢。”

“我也看清了,是只狐狸。”江城乐颠颠地往小狐狸消失的草丛找去,“小狐狸,小狐狸快出来,我这里还有烤肉哦。”

见江城慢慢往更深的树丛寻去,担心树丛里有毒蛇的柳真雅连忙叫回他,“江城,别去找了,如果小狐狸和暖园有缘,那它就还会出现在我们面前。”

江城一听觉得有道理便乖乖回到了柳真雅身边,“妈妈,我觉得小狐狸和我们有缘,它一定会回来的。姐姐,你说是不是?”江城征求地问着暖暖。

视线转到暖暖身上,柳真雅才觉得暖暖今晚太沉默了些,怎么了吗?“暖暖,爬了这么久的山,累了吧?”

“啊?哦,没有,我很好,妈妈。”暖暖似才回过神一般心不在焉地回答着柳真雅。

暖暖真的很不对劲。柳真雅走到暖暖身边伸手探了探她的额头,体温很正常没发热,“暖暖,是不是有哪里不舒服?”

“妈妈,我很好,没事。”暖暖握着柳真雅的手,低头轻声道:“只是,今天火车上那个人……”剩下的话吞在了口里。

火车上那个人?柳真雅在脑子里一琢磨便明白了暖暖是因为什么而不自在,刚想开口安慰她又见庄尔言正关心地看着她们,捏了捏暖暖的手掌心,转头对庄尔言道:“尔言,我陪暖暖到那棵大树后去小解。”

“好,别走远了,注意脚下。”

柳真雅拉着暖暖走到庄尔言和江城两人听不到的地方说话。

“妈妈,今天在火车上遇到的石林就是我爸爸,对不对?”暖暖先开口了。

“是,他就是你的爸爸。”柳真雅点头,“暖暖怪我不让你和爸爸相认吗?”

暖暖连连摇头,“我怎么会怪妈妈,那样的男人……我一点都不想认他。我……我觉得我对那个爸爸没有一点父女之情,而且我还认为他有今天都是他活该,妈妈会不会觉得暖暖很没心没肺?”暖暖低着头使劲扯着自己的衣角。

“傻瓜,”柔软的手摸上暖暖的脑袋,暖暖烦恼了一整天的心神瞬间放松下来,“你今天一直沉默着就是在想这些东西啊?妈妈哪会怪你没心没肺,妈妈还是谷雪那会儿是恨不得直接拿把刀子把他和姚丽捅死,变成柳真雅后很长一段时间内也是时时诅咒他们没有好日子过,你说你没心没肺,妈妈不就是心思毒辣了吗?”

摸着暖暖的脑袋,柳真雅继续道:“别人都说父女血缘是天性,天下没有不认父亲的女儿,可是妈妈是个霸道的妈妈,妈妈就是不希望你认他,不管他过得好过得坏,我都不想暖暖叫他一声爸爸。”

“妈妈!”暖暖猛地一下扑到柳真雅怀里,“其实,认不认那个爸爸我一点都不在乎,我只是怕妈妈不要我,会把我送回他身边,还担心尔言爸爸知道了我是石林的女儿也会不要我。”

“怎么会?暖暖也许不知道,石林当初背叛我的时候是你的存在支撑着我活下去,你比我的命还要重要,我怎么会不要你?至于你的尔言爸爸,他永远也不会知道你的亲身父亲是谁,而且,他如果敢不要你,那我就不要他。”最后一句话说的斩钉截铁。

“嘿嘿,尔言爸爸真可怜,在妈妈心里,我和弟弟哪个都比他重要。”暖暖咧嘴而笑,心里轻松无比。石林只是个过客,因为打从一开始,她的生命里就只有妈妈,后来加了个弟弟江城,现在又多了个尔言爸爸,但永远也不会有石林的位置。

“哈哈,小狐狸,我抓到你啦。”江城兴奋的呼声传来,“妈妈,姐姐,你们快来看啊,我抓到那只偷吃烤肉的小狐狸啦。”

“暖暖,走,我们去看弟弟抓的狐狸。”柳真雅拉着暖暖的小手走了回去。

金黄色的小狐狸坐在将臣的怀里,爪子抓着比它的毛色稍淡的烤肉小口小口吃着,听到柳真雅和暖暖的脚步声,圆圆的耳朵动了动,然后埋头继续啃烤肉。

柳真雅走进一看,小狐狸全身金黄,金黄的皮毛,金黄的眼睛,金黄的爪子……最奇的是它全身圆滚滚的,小爪子肉嘟嘟的,一点都没有一般狐狸的尖嘴大耳。

“这真的是狐狸?”庄尔言伸手弹了弹小东西圆润的耳朵怀疑道:“尖嘴大耳,长身短腿,身后拖着一条长长的大尾巴……除了身后同样拖着一条长长的尾巴,它没有一点狐狸的样子。”

“狐狐……”小狐狸对着庄尔言咧嘴,展示了一下它那闪着利光的雪白尖牙。

“啧,还和我闹脾气呢。”庄尔言笑着又弹了下小狐狸的耳朵。

“妈妈,我们把它收到暖园好不好?”暖暖双眼亮晶晶地看着小狐狸,这只小狐狸太可爱了,而且品种这么奇特,不把它收进暖园简直对不起自己。“妈妈也说了小狐狸如果和我们有缘会自己出现在我们面前,它现在又出现了,是不是代表和我们有缘?”

看着小狐狸骨碌碌直转的金色大眼,柳真雅眯眼一笑,“嗯,小狐狸和我们有缘。如果我们离开秦岭的时候它还跟着,就代表它愿意和我们走,那么暖园就是它将来的住处。”这只小狐狸眼里透着人性的精明,又是颜色这么奇怪的狐狸,呵呵,如果没有猜错,这只变异的狐狸大概是只正在修炼的妖狐。

“柳柳……”庄尔言拉着柳真雅的手欲言又止,直觉这只狐狸不正常,不知道这只狐狸会给他们一家人带来什么,柳柳就这么决定把它收进暖园……

柳真雅晃晃庄尔言的手,笑着道:“我感觉小狐狸大概和玉姐姐一样,而且它身上的灵气很纯净,不会给我们带来危险的,放心吧。”

“那就好。”

一家人正开开心心逗着小狐狸,玉晋吟抱着一团东西回来了。“暖暖,江城,看玉姨给你们带什么东西回来了?”

“玉姨,你带什么东西回来啦?”暖暖呼啦一下子跑到玉晋吟身边。

等玉晋吟抱着那团东西走到夜明珠下,柳真雅看清她怀里的东西不由倒抽一口气,“玉姐姐,你真的把国宝偷回来吗?”

可不是吗,玉晋吟怀里正抱着两只憨态可掬的大熊猫!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