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百二十八章 大结局

小说:何处留相思作者:云如笙更新时间:2019-05-21 11:20字数:354022

昭阳宫,奢华巍峨的正宫殿宇,留下我数年生活记忆的地方。

天色还没有亮,天边仍是墨蓝一片,低低地压下来,让我有些微微地窒息。 这里是皇后的住所,正正经经的正宫之所,虽然前几天在宫中住过,我却没有机会在昭阳宫重温回忆。

此时此刻,却在我猝不及防的时候,生生地闯入到我的视线中。

只不过,这一番兴师动众,就是为了把我带到昭阳宫来的吗?

“快走,发什么愣?”

听见身旁有人催促,我回过神,抬步往里面走去。 熟悉而又陌生的宫道,熟悉而又陌生的殿宇,熟悉而又陌生的长廊,每走一段路,我都能发现曾经熟悉的景致,然后陷入到对往事的怅然中,浑然忘记自己的处境。

直到走进一间灯火通明的房间里,看到屋子里的人,才微微地皱起了眉头,心中再次浮起某种不祥的预感。

这是一间卧房,层层幔幔的后面,隐约看到里面的床榻上正躺着一个人,不用说,这一定是皇后的卧房,那么躺在那里的,也必定是皇后了。 而半跪在床边的,似乎是萧詧。

可是其他的人的一脸凝重却是因为什么原因呢?

不动声色地扫视了一圈,我从容地冲着当中的那位施了跪礼,“民女参见陛下。 ”

“……起吧。 ”

我起身,然后等待着。 而心头的某种想法,正凸显出一点点地苗头,而将不安弥漫出来。

“你是谁?你,到底是谁?”

昭明帝的话问得很奇怪,而他这样的问题让我的心微微一抖,下意识地抬眼看向他,然后跌入一双饱含着期待和疑惑的眼眸中。 我微微张嘴。 “我……”承认吗?不承认吗?谁能告诉我,现在是怎样的状况?

“父皇。 她怎么可能是相思,那封信的内容,也许是胡诌地也说不定!”萧詧从里面走了出来,先是阴沉着瞪了我一眼,然后沉声对昭明帝说道,“父皇,眼下重要的是。 母后……”

萧詧开口地时候,太子的脸色一变再变,不过他始终紧抿着嘴唇,不发一言,而那位我一直没尝得见的长姐萧芙儿,竟然也出现了,不过看她一脸的漫不经心,时不时地打了一个哈欠。 仅是在萧詧提到我的名字的时候,动作微微地顿了一顿,略显凌厉的目光扫过我地脸颊,然后带着些微的迷惑,又恢复了刚刚的状态。

昭明帝依旧是不语,静静地看着我。 等待着我的回答。

“民女……”我艰难地咽了咽口水,然后开口,“民女能不能先看一看,那封信,究竟是什么内容?”

昭明帝的眸色微闪,一抬手,就有人将一封薄信递到了我的手上。 拆开一看,我的心如同被猛地撞击了一下,差点将这封信扔到地上。

内容很简单,就是把我的身份揭lou了出来。 然后说刺客就是和我一伙地。

最重要的是。 什么人如此了解我?又是为什么这么做呢?把我和阿乱扯到一起的目的,又是为了什么呢?

“朕还在等你的回答。 ”

我猛地抬头。 再次张了张口,“我……”

“你是不是朕的相思,是不是?”

“我……”

“牢里地那个人,是不是你的同伙?”

“我……”我该怎么说?

“你可是死心了?到了这番田地,她都不肯用自己的身份救你,可见在她心中,你也没甚重要。 ”

如此尖酸的话语,突然在屋子里出现,顿时引起一阵骚乱,而我下意识地往声音的源头处看去,发现在皇后的床榻边,站着两个人,一高一矮,一男一女。

女人,自然是说话的那个,就是任晓;而男人,我的目光微微一缩,是此时应该在大牢中的,阿乱。

“何人擅闯禁宫?来人哪!”昭明帝面色一沉,便要挥手招人进来,却立时被打断。

“慢着,皇后娘娘的命,不要了吗?皇帝陛下?”任晓似乎轻轻地笑了一声,语气中带着一丝戏谑,而她身旁地阿乱,始终没有开口,只隔着层层幔幔,和我默默地对视着。

阿乱,你在做什么?又想要从这场闹剧中得到什么呢?

而阿乱地视线,隔着层层的布幔,看不清楚,仿佛隔了很远很远。

我地心,也一点一点地沉了下来。

“三哥……”

“嗯?”萧詧下意识地应了一声,然后讶异地看向我。

而我呢,慢慢地勾起一抹笑容,眼睛依然盯着布幔那边的身影,“我就是相思,虽然容貌变了很多,可是三哥不能不承认,这样东西,总是三哥送给我的吧?”

我从脖子上取出一根红线拴着的玉兔配饰,那是当年萧詧送给我的礼物,而看着他的目光从诧异到怀疑,到将信将疑,我又忍不住笑出声来,“我的身上,只带着三个人送的东西,婶娘的那对铜花钿,三哥送的小玉兔,还有,就是一只簪剑,片刻不离身的。 流离的这些年来,我不曾忘,不敢忘,也不能忘。 ”

“你说,我是个怎样的人?”我看着布幔那边的身影,低低地问道,“四年的朝夕相处,我用心努力地把你放在心上,换来的,就是一场莫名其妙的试探?”

眼看着那道身影向前迈了一步,又停住,而我的身子微微一晃,后退了一小步,才算是站稳。

“这么说来,在你的心中,早已经没有朕这个父亲了,是吗?”

我茫然地抬头,看见昭明帝黯然的面容,心又是一痛,这一番混乱,难道就是结局的开始吗?

“父皇,”我再次跪地,泪水不经意滑落,“求父皇恩典,指点相思太婆婆的陵寝所在,相思愿意,用余生守护太婆婆的陵寝,至死不离。 ”

屋子里一下子安静了,安静得只剩下灯烛爆开的噼啪声。

“如你所愿。 ”

终于找到了太婆婆的陵寝,完成了晏九朝的请求,而我,此刻站在陵寝的旁边,心中是前所未有的安静。

究竟什么是爱?

娘亲对父亲的等待,是爱吗?

皇后对父亲的怨恨和原谅,是爱吗?

太婆婆对晏九朝的刻骨痛恨,是因为爱吗?

安琪对晏九朝的全心依恋,是因为爱吗?

那么,我的爱又在哪里?

原本以为,我的爱已经被他牢牢地抓在了手心里,而他的爱也让我贴心收藏,只要一切结束,我就可以和他,真正的自由,真正的,单纯的,去爱了……

可是,这一切又是怎么结束的呢?

因为隐瞒?还是因为谎言?还是因为,他对我的爱,远不是我想像的那般纯粹呢?

伫立许久,我没有答案。

凉风乍起,我拢了拢身上的衣衫,唇边滑出一声长叹,到底是我的错,还是这世上,并没有收留我的港湾呢……

“相思,我来了……”

我回头,微微一愣,心思流转之间,忍不住笑了。

其实,我的人生,还很长,也许有那么一个地方,是愿意留下我的。

是不是?

【……第百二十八章 大结局 】@!!“何处留相思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