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文结

小说:离婚契约:总裁前夫,请滚开作者:凌青鸟更新时间:2019-05-21 11:14字数:378754

“医生。医生。”一个男人怀里抱着一个浑身是血的女人冲进了市第七人民医院,他慌乱地站在一楼大厅里喊叫着医生,吓坏了所有人。

大厅里的护士看到后马上行动,冲了上来。

“怎么回事”护士看到女人闭着双眼,一只手按在腹部,那里已经被鲜血染得通红一片,血迹漫延到了胸前——

“”苏甜甜沉默了一会儿叹息道,“爱情是强求不来的,如果她不爱你,不如就分开吧。”省得她跟着揪心揪肺的。

“你你要走了吗”苏甜甜知道他很忙,经常是一个月左右才能见到他一次,因为他需要从中国坐飞机飞过来。

“先生,您不应该这样对待美丽的鲜花。”园丁保罗戴着草帽、穿着背带裤子,典型的园丁打扮站在卓沐飞面前的台阶下面,“它会哭泣的。”

“其实我一直不懂,您为什么不直接将真相告诉她呢说您的太太就是她。”保罗不解地看着独自生闷气的卓沐飞。

“哼哼。”卓沐飞冷笑了两声。

“嗯,我深表同情。”苏甜甜勉强拿出同情心、用沉痛的语调道。

“我我不是她的亲人,我没钱。”男人惊慌地看着护士,该不会是让他垫付医药费吧

“我不想放手。”卓沐飞有些苦恼。

“我不知道。”男人害怕地摇着头,“你在你们医院门口的花坛边上发现这个女人,她被人用刀刺伤了。”

“我们很久没有生活了。”卓沐飞的声音里幽怨更多了。

“我的婚姻不幸福。”卓沐飞幽幽的叹道。

“狄释天那家伙第二个孩子都出世了,还说准备改国籍生第三个、第四个”卓沐飞想到狄释天得意的嘴脸就觉得那家伙幼稚。

“病人的血压在降低。心跳变缓。”有人又开始大吼大叫。

“绝望的爱”他爱上谁了苏甜甜不解地皱起眉,“你该不会是来跟我诉苦的吧”她不是一个好听众啊。

不想再复赘此文以外人物的命运,大家都有一个美好的故事保留在心底。

不知道为什么,明明歹徒刺中的是她的腹部,可经过抢救逃离死神的掌握后,苏甜甜的双腿却不能走路了。

不要别人帮忙。反正她前半生就是靠自己一路走过来。她记得记得这附近有一家医院

两个人静静的坐了一会儿,卓沐飞站起来,“我抱你进去吧。”

也许是有路人和过往的司机发现了这一幕,也许是被苏甜甜那一声“谢谢”吓到,抢劫犯竟然连想抢的皮包都没拿就跑掉了,将血流不止的苏甜甜扔在马路边上。

他们现在的关系很微妙,他依然温柔霸道的安排她的一切,而她依然什么都不在意似的接受他的安排,可他们都知道有些东西变了。

他的妻子是谁苏漓暄因为她的受伤醒来后人已经在国外了,所以不知道苏漓暄找到其他的肾源没有。

他结婚了,无名指上多了一枚大大的钻戒,飞到来有時候会住两三天,有時候几乎当天就要离开,和她说的最多的就是关于他与妻子不和谐的。

保罗摇摇头,叹息地看着地上的花叶,“甜甜小姐又拒绝您的示爱了,是吗”所以这位雇主坏心的拿花出气。

保罗耸耸肩,“那好吧,随您的意。请放心先生,我和安妮谁也不会多嘴告诉甜甜小姐。”

俯从轮椅上抱起苏甜甜,卓沐飞轻快地朝室内走去。

其实甜甜番外我又续写了大概一万多字,但最后一章我删删减减只拿出这二千多字。

冷漠。世人的冷漠绕行让苏甜甜想到了舅舅一家和卓沐飞的冷漠。

卓沐飞冷睇了一眼保罗,似乎在怪这个佬的多事,“早晚有一天她会知道的,直接说出来很没趣。”

卓沐飞拉把椅子坐到苏甜甜身边,伸手拨开她被风吹到额前的头发,“是,是来向你诉苦的。”

卓沐飞注视了一会儿苏甜甜难得有丝红润的脸蛋笑了笑,然后望向不远处的青翠花园,那里有一个微胖的园丁在修剪树木。

卓沐飞走到花园里拿起轮椅上那束黄色郁金香,在大手里用力揉烂。

卓沐飞靠进椅子里伸手将苏甜甜膝上的毯子向上拉了拉,“她不爱我,可我爱她。”

呵呵真好。

咳咳。这个她不能控制,也不必跟她诉苦吧。

女人被推进了急救室,一名护士则拉住了要走的男人,“你不能走。”

她不该挣扎不给他们,其实皮包里没有多少钱,但她就是不想让对方得逞。

她会知道的,只是時间的问题。

她抓着那个用刀扎自己的抢劫犯的手臂哼笑了一声,“谢谢你”

她死了吗苏甜甜听到耳边打雷似的声音,像人的呼喊声,又像是自己咚咚的心跳声,時而近時而远。

她看到有人拿出手机打110、120,却没有人上前扶她一把。

她走得累了,本想打车回家,可站在马路上時却突然冲过来两个男人抢她的皮包。

安妮是保罗的妻子,负责照顾苏甜甜的饮食起居。

将她放到,卓沐飞细心得像个大哥哥,帮她垫好枕头、拉好被子。

将手里的揉碎的花扔到地上,卓沐飞邪魅的笑了,“不要紧,反正都是要枯萎,我只是帮它提前一点儿而已。”

就让她这么死掉好了,然后就可以两个肾一起捐给苏漓暄,她期待看到卓沐飞满盘皆输的表情。

护士和赶过来的医生也没時间考虑这个男人说的话是真是假,已经有人推来了手术车,让男人把女人放到上面。

护士瞪了一眼那个男人,“谁要你垫钱,你得等警方来了后做调查。”

每当卓沐飞和她说起与妻子的不幸福時,苏甜甜就觉得自己实在是坏心眼儿,因为她竟然有那么一丝丝开心。她真是坏女人。

然后一把锋利的刀子在她的腹部捅进、抽出、再插入。

珊姐的第二个宝宝已经出生了啊。苏甜甜的嘴角勾起来,她遇劫差点被歹徒刺死那晚之后就再也没见到过阮珊,因为等她睁开眼睛時人已经在另一半球了。

上上河上尚上面化。男人将女人放了上去,他身上的衣服也被血染红了。

看着眼前黄色的郁金香,苏甜甜伸出手接过来抱在怀里,然后抬头看着送自己花的男人。

看着苏甜甜想挽留却又害怕的模样,卓沐飞温柔的笑笑,“不,今天我留下来,后天的飞机回国。”

的医生说可能是心理障碍导致她不愿行走,需要复健,可苏甜甜不觉得自己有什么心理障碍。

苏甜甜不知道怎么“安慰”卓沐飞的落寞,只好不作声。

苏甜甜好想告诉对方不要再叫了,她的魂都要被叫丢了。

苏甜甜恋恋不舍地看着漂亮的花园,却点点头,“好。”

苏甜甜现出一副苦相,“那好吧,你说我听着。”

苏甜甜绞着十指,她最不喜欢的就是听他说和自己妻子的种种,而且还一副苦恼不已的样子。

英年早逝--适用于男人;风华正茂時凋零--也不适用于她。

说完,他直起身子走出房间。

还是说他在说她和他很久没Makelove了

**

只要我们知道,卓沐飞与苏甜甜是相爱的,会幸福的生活下去就好。()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