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五十七章 不如怜取眼前人(最终篇)

小说:绝情王爷的丑妃作者:仙枫红叶更新时间:2019-01-18 00:42字数:383795

半年以后。

“皇上,太子他把长白山进贡的千年人参种进御花园了!”

“皇上,太子他把您最喜欢的西域进贡的飞天图给烧了!”

“皇上,您快去瞧瞧,东宫要被拆了!”

“皇上……”

御书房中批阅奏折的贺兰云天的眉头完全打了死结,蹭的一下站了起来,今天他非好好教训一下那小子。

回宫半年了,小家伙除了偶尔调皮恶作剧一下,倒也没有什么大的过失。再加上因为六年来他没有能亲自照顾过着孩子,让贺兰云天一直都有愧疚,对他也格外的宽容。

可是这两天小家伙居然变本加厉了起来。再这样下去,皇宫早晚也要被他给拆了!

不过他这边刚站起来,外面的太监高声喊道:“太皇太后驾到!”

声音刚落,太皇太后拉着小家伙走了进来。

“天儿,你是要去做什么?”太皇太后开门见山的问道。

贺兰云天从书桌后面绕了出来,走到太皇太后的面前,“太皇太后万福,朕正是要去看看太子!”

贺兰云天明明对了太皇太后说话,可是眼睛却一直盯着小家伙。谁知道小家伙根本就不理会他,一双灵动的大眼睛拽拽的看着屋顶,完全视他为无物。

“天儿是要去问罪吗?”太皇太后不冷不热的问道,也不等贺兰云天回答,接着说:“不就是个千年人参,还是那些不懂艺术的人画得画吗?坏了就坏了,有什么好追究的?东宫那地方哀家也觉得旧了,到底是太子住的地方,怎么能那么不像样子?拆了好,重建新的。这才配得上太子的身份!”

太皇太后一面说着,一面亲自弯腰抱起了小家伙,笑容可掬的说道:“阳阳啊,你说太皇太后说的对不对啊?”

小家伙很亲昵的搂着太皇太后的脖子,一个劲的点头,糯糯的说道:“就是说啊!以前我在家的时候,不管做什么爹爹都不会怪我。那个什么人参什么画的,我都不知道扔掉多少。还有房子啊,爹爹说,毁了就再建!父皇就不行,每次我做什么他就瞪我。太皇太后,这次你别拦我,娘亲回来了,我一定要跟娘亲告状,让娘亲不理他!”

太皇太后被他孩子气的话逗的发笑,“好,这次让你娘亲回来好好修理你父皇一顿,要不让他连哀家这个太皇太后都不放在眼里了!居然连哀家的宝贝也敢瞪!”

贺兰云天站在一旁半天连句话都没有插上,就眼睁睁的看着一老一小根本不征求他的意见,扬长而去了。

贺兰云天抬手捏了捏额头,这孩子到如今依然对赫连彰念念不忘。做为亲身父亲,贺兰云天多少是有些嫉妒的。当然更让他头疼的是,他那个太皇太后已经把小家伙宠的无法无天了,再这样下去,他这个父皇快成摆设了!

陆安雅走进来就看到贺兰云天那样一副挫败的表情。

“怎么啦?”她走上前问道。

贺兰云天抬头,脸上立刻露出了欣喜的表情,上前一步将陆安雅拉进了自己的怀中,“你回来啦!”

“废话!我都站在这了,可不是回来了?”陆安雅没好气的回道:“倒是你,怎么回事?受什么打击了?该不会又是因为小家伙吧?”

“可不是吗?他总那我跟他爹比?说我哪都比不上赫连彰!”贺兰云天酸酸的说着。

“本来就是啊!”

“什么啊?你也这么认为?”

陆安雅忍着效益点了点头,“没错!”

看到贺兰云天一脸失望的样子,陆安雅终于还是忍不住笑了出来,“好了!你们两个没有可比性,都是独一无二的!你呢,也别怪孩子。我知道你很忙,但是有时间的时候还是多陪陪他吧。他从小到大,彰都会变着法子陪他玩。这一进宫啊,你这做父亲的,天天就知道忙,连饭都没陪他吃过几次。他做那些事情也不过是为了引起你的注意。就在做父亲这一点上来说呢,你真的跟彰差的不止一点点!”

贺兰云天听着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有道理!我会改的!”忽然他又想到了什么,“那做丈夫呢?我跟他不会也有那么大差距吧?”

陆安雅一愣,旋即似笑非笑的说道:“这我还真不知道,毕竟我跟他没有成过亲。不过,既然你这么想知道,我可以去请他帮帮忙的!”

“不用!”贺兰云天连忙打断了她的话,“我只是随便问问。要知道我着半年来,已经被小家伙打击的不行了。赫连彰已经是我梦魇了!好在他失忆了,要不然我还真没把握能赢他呢!”

“你本来就没有赢他!在我的心中,他跟你是一样重要的!只是感情不同而已。我所庆幸的不是他失忆,是他还活着。”

贺兰云天轻轻的点了点头,“是啊,幸好他还活着,也幸好他忘了对你的感情啊,否则拼命救过阳阳的他,你也不会舍得让他带着对你那么深的感情孤独终老吧?”

陆安雅并没有否认贺兰云天的话,没错,在当时她最想要的结果是赫连彰还活着。但试想一下,如果赫连彰并没有失忆,依然那样爱着她,她是不是能在赫连彰为自己牺牲了那么多之后,还能重新回到贺兰云天的身边呢?

不能!绝对不能!

所以赫连彰失忆未尝不是一件好事,毕竟他不但忘掉了她陆安雅,也忘掉了过去种种可堪回首的往事。

忘掉了一切的赫连彰看起来真的很有当年贺兰云逸的感觉,笑的很温暖,不过是赫连彰的脸。

而且让陆安雅那样放心的让赫连彰离开,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那就是洛飞雪。陆安雅知道不管发生什么事情,洛飞雪永远都不会离开那个男人。

比起跟她这个永远只会伤害他的人在一起,赫连彰跟那个心中只有他的洛飞雪在一起,要幸福多了吧。

“好了,不说这个了!”贺兰云天知道,每一次提到赫连彰,这个女人都会觉得愧疚,所以他故意岔开了话题,“云欢怎么样?不会真的要被逼婚吧?”

提到这事,陆安雅止不住的笑了起来,“那可不?这次他是逃不掉了。那姑娘已经堂而皇之的住进的逍遥王府,还跟我说了,‘皇后娘娘,您放心,你们家这位不长进的兄弟就放心交给我好了。我一定帮您管教好’。你别说,逍遥王爷还真就得要找这样厉害的角色才能管得住他!”

看着陆安雅一脸开心的样子,贺兰云天也来了兴致,“到底是怎么回事啊?这云欢是怎么招惹上她的?”

“这就要怪他自己了!那姑娘本也是大家闺秀,也婚配人家了,可是对方她又不喜欢,所以就赌气闹着要抛绣球招亲,还说了就算是砸中了叫花子她也当场就嫁。谁知道这事真就给逍遥王爷碰上了。眼看着那绣球还真就砸向了一个叫花子。他居然扑上去抱住了绣球。就他后面的话说呢,他是不忍心看到一个风华正茂的姑娘嫁给一个老态龙钟的叫花子。他还说了,要是那个姑娘真有善心赏点吃的用的住的也就好了,不必以身相许。当然最后他还说了,他不会跟那姑娘成亲的!”

“听那姑娘说,当时他们家已经派了很多家丁过来抢亲了。可是因为逍遥王爷的武功很好,结果还是被他跑了。那姑娘后来经过几番辗转打听,终于知道了逍遥王爷的身份,所以就收拾收拾家当直接奔过来了。她说了,既然逍遥王爷抢了她的绣球,就已经是她的丈夫了。她是不会让他逃掉的!”

贺兰云天听了也忍不住笑出来,“云欢也有今天,那姑娘还真是厉害。改天我要见识一下!只是我到奇怪,那姑娘知道云欢的身份竟也敢追上门,这份胆识还真不一般!”

“是啊!那姑娘虽出生大户人家,不过据说家里打小就把她当男孩子养。当然她这样不顾别人的眼光,我想也不单纯只是胆识的问题,怕是对逍遥王爷一见钟情了吧!”

“那云欢现在呢?”

“堵在家里呗!我看他这次是逃不掉了。不过我看得出来逍遥王爷对那姑娘也不是没意思。我们静观其变就好!”

贺兰云天点头,“嗯!倒是你,为什么去了两天啊?逍遥王府离皇宫很近的!”

“没什么啊,因为要听他们的故事,所以就耽误了回宫的时间啊!”陆安雅一面说一面白了贺兰云天一眼,“怎么啦?你还要限制我的人生自由啊!”

贺兰云天紧紧的抱着她,“哪有?我怎么敢?我只是想你了!”

把脸埋在贺兰云天的胸口,陆安雅轻轻的笑了,低声说道:“其实我也是啊!”

而此时的碧城中。

赫连彰独自站在城门之上,远远的眺望的东南方向。

洛飞雪走了过来,那样静静的看着他,良久之后,她开口道:“不后悔吗?”

赫连彰回转头,淡淡的一笑,“你知道我从来不做后悔的事情!”

“可是你还想她!你明明什么都没有忘掉,却为了让她安心回到贺兰云天的身边,让我配合你装出你失忆的样子。你对她的感情根本没有变啊!”洛飞雪说着,觉得心很痛。不是为自己,是为这个男人。

“不,我在悬崖下面的时候真的失忆了。后来莫名的又恢复的。不过我想我失忆了也许更好。当然我后来骗她说我失忆了并不单只是为了她,也为我自己。”

洛飞雪没有接话,只是看着他。她很少能看到这个男人如此感性的一面。

“飞雪,你没有听过这样一句话,不如怜取眼前人!”

洛飞雪一愣,只是傻傻的看着他,不知道他到底是什么意思。

赫连彰嘴角勾了一弯弧度,“起风了,回去吧!”然后转身下了城门,留下洛飞雪一个人依然在回味了他的那句“不如怜取眼前人”。

----------------------------------------------------------------------------------------------------

全文完!谢谢大家一直以来支持! 。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