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27 花落

小说:将离不相离作者:艾西更新时间:2019-05-21 11:19字数:286481

这几年,随耶律贤登基以來的老臣不断地去世,萧绰心痛到麻木。(平南文学网)就在耶律休哥死后的第二年秋天,耶律斜轸也病重。

萧绰亲眼看着一个又一个亲人离去,本已经麻木,可是在耶律斜轸面前她却哭得像个孩子。

“大哥,你也要离开了吗?燕燕真的好累啊,你们都要走了,为什么就留下我一个人啊…”

耶律斜轸强睁开眼,拍拍萧绰的脸,无奈一笑,“燕燕,怎么还是这样爱哭?你要好好活着,你还要替皇上看着大辽强盛,皇上不在了,休哥走了,大哥…剩下的人和事,要靠你撑着,大哥相信你…”

余音犹在耳,可萧绰却深深感觉得到死亡的气息。

现在还剩下的,也就是韩德让在她身边了,萧绰唯一的依靠了。

萧绰在他的怀中哭泣,而韩德让也知道,岁月无情地夺走了一切。他只是整日入宫,默默陪伴着萧绰。

而萧绰在精神稍好些时,就下令给韩德让赐名,为隆运

统和二十二年,萧绰和韩德让,亲率大军二十万南下攻宋,军队一路推进,到达澶州城,直逼百里外的东京汴梁城。北宋朝廷一片混乱,甚至有大臣们建议弃城逃跑,迁都江南或者蜀中。宋真宗在宰相寇准的鼓励下御驾亲征,萧绰用宋真宗急于求和的心态,派曹利用与宋朝韩德让谈判,达成澶渊之盟。

皇帝隆绪给宋朝的盟约誓书大致如此,“维统和二十二年,岁次甲辰,十二月庚辰朔,十二日辛卯,大契丹皇帝谨致书于大宋皇帝阙下:共议戢兵,复论通好,兼承惠顾,特示誓书:助军旅之费,每岁以绢二十万匹、银一十万两,更不差使臣专往北朝,只令三司差人搬送至雄州交割。沿边州、军,各守疆界,两地人户,不得交侵。或有盗贼逋逃,彼此无令停匿。至于垄亩稼穑,南北勿纵搔扰。所有两朝城池,并可依旧存守,淘濠完葺,一切如常,即不得创筑城隍,开掘河道。誓书之外,各无所求,必务协同,庶存悠久。自此保安黎献,谨守封陲,质于天地神祇,告于宗庙社稷,子孙共守,传之无穷,有渝此盟,不克享国。昭昭天鉴,当共殛之。某虽不才,敢遵此约,谨告于天地,誓之子孙,苟渝此盟,神明是殛。专具谘述,不宣。”

这一次不仅仅是大辽的胜利,更是辽宋两国和平共处几年的关键一盟,这是史书上浓墨重彩的一笔。

随后,萧绰借以在澶渊之盟中出力的由头,给韩德让赐国姓“耶律”,并封为晋王。

萧绰笑吟吟地对韩德让说道,“这样你就可以用你原本的姓氏了…”

西北之处,箫胡辇这些年并不安分,她沒有明着犯上作乱,可是暗地里给隆绪政法的施行使了不少绊子,皇帝终于忍耐不了,可看在她是皇太后亲姐的份上,交由萧绰亲自处理。

萧绰苦笑,对着进宫來叙话的萧烟说,“瞧瞧,我的姐姐们,都要让我做一个心狠手辣的太后呢…”

萧烟也无奈一笑,她知道萧家这三姐妹,她从未改变她的脾气秉性,“小姑姑,该下狠心时,不可手软,否则皇帝的路不会好走的。”

萧绰长长叹了一口气,目光看向远处,“隆绪,母后为了你的这份苦心,一定不要辜负了。”

统和二十五年,萧绰一道懿旨赐死了幽禁在怀州的箫胡辇。

统和二十七年,萧绰为耶律隆绪举行了柴册礼,正式还政于皇帝。

萧绰和耶律隆绪站在了皇宫中最高的城墙上,一览大辽广阔的江山,萧绰看着已过而立之年老成稳重的隆绪,宽慰一笑,“隆绪,母后将这大辽完整地交在你手上了,切莫教你父皇和母后失望。”

隆绪素日慈孝,听着萧绰这如同交代遗言的口气,不禁眼圈一红,“母后,隆绪必定会做这中兴之主!”

眼下已经十二月了,正是腊月隆冬,萧绰却执着地想要去南京行宫安享晚年,隆绪和其他几个王爷一再劝阻,萧绰只是笑着说,“听说那里暖和,还有芍药花,母后想你父皇了,就想去瞧瞧。”

每每说到耶律贤,众人就沉默不语,只好任由萧绰去。而隆绪十分贴心,他提议道,“母后,让耶律隆运大人陪您一同去吧,朕也好放心些。”

萧绰只是疲惫地摆摆手,“母后不想人打扰。”

一个大雪漫漫的日子,萧绰的銮驾便出发了。路途遥远,她岁数大了,终究抵不住连日的寒冷,一路病着,直到南京行宫。

韩德让听说了,便也匆匆赶去了南京行宫,一刻也沒有耽误。临行前,他还记得隆绪告诉他,萧绰是想去看芍药花开。

寝宫一派和暖,满是芍药浓郁的花香,这是萧绰在芍药花未开的季节中,用以想念耶律贤的方式,她仍是愿意点燃这种芳香的香料,假装一切都还沒有改变。

美人榻上,萧绰正倚在那里小睡,实则是缠绵病榻太久,只吊着一口气。

韩德让轻声走了进去,岁月在也在他的脸上刻下了痕迹,韩德让也苍老了不少。

他背着一个包袱,他只是远远看了一眼睡着的萧绰,便将包袱放在地上打开,里面是团团簇簇的牡丹。

萧绰睡了许久,自己醒了过來,当她睁开眼,看到眼前的景象,眼睛一亮,待看清了远处站着的韩德让时,她的目光归于平静。

“是牡丹啊,方才的确是花了眼,可是仔细瞧瞧,也是可以分辨出來的。”萧绰的声音有些干哑,听起來竟有些刺耳。

韩德让慢慢走了过來,在萧绰身边坐下,望着眼前的干花牡丹,他苦涩开口,“我沒有芍药的干花,只好用这个充数了,就想让你开心些,还以为你看不出來…”

“徳让哥哥,我怎么会看不出來呢,我最不喜爱紫色,我的平安符上又怎么会有紫色丝线呢…”萧绰摇摇头,苦笑了一声,挽成高髻的鬓发,散了几缕下來,银白的颜色晃人眼。

韩德让身子一僵,他的笑容更含了一抹自嘲之意,他的目光空远,“这些年是我痴心妄想了…”

“徳让哥哥,你有你的私心,我也有我的私心,我们谁都不要说对不起了…我这些年能撑得下去,也多亏了你在身边,我知道你不是他,可我一再给你加官进爵,给你赐姓耶律,原以为可以找到些他的影子,我…”

萧绰哽咽地说不下去,她呼了一口气,抬起手擦了擦泪,这才又释然一笑,“你瞧这花,不仔细看还真瞧不出是牡丹。我被册封为皇后那一日,他就是这样为我铺了一地的芍药花瓣,天上还飘落许多的芍药花瓣,好美,好像一场梦啊…”

韩德让静静听她诉说着,许许多多的话,就在唇边却说不出口。

萧绰偏转过头來,沒有笑容,反而很认真,很愤恨,很惋惜,“徳让哥哥,你这一生最错误的事,就是把我放在了心上,我辜负了你的真心,可你却辜负了芷岸姐姐,为什么要为了自己的私心,让芷岸姐姐消失得无影无踪,夫妻情分就这样淡吗?”

再度提起李芷岸,韩德让这才明白,原來萧绰不是不知道李芷岸失踪的事,她不是不理这事,她是在怪罪他,她以为是他做的…

可还有什么可辩驳的?什么都不重要了…

萧绰的情绪缓缓归于平静,她的双眼中满满是幸福,她望着满地的花瓣,笑得极为甜蜜。

“贤宁,你的嘱托,我都做到了,在我们相见的路上,你早就种好芍药等着我了吧,我们终于可以不再分开了…”

她沙哑的声音越來越低沉,最终整个行宫归于寂静。

行宫的帘帐被风吹开,寒风一丝丝灌入,地上花瓣被卷起,飘到上空,飘飘悠悠的在空中打转。

韩德让望着萧绰,她沉沉睡去,却面含微笑,他缓缓地笑了,泪水顺延着眼角的皱纹流下。

他终究从未拥有过她。

萧绰病逝后,韩德让就病重不起,皇帝隆绪和皇后整日端汤端药在跟前侍奉,也沒能救得下他一颗早已死去的心,他便撒手而去。

或许这是一场盛世华梦,让每个人都沉醉不愿醒。

流年过后,落满尘埃的史书上,他们的爱恨情仇尘归尘土归土,都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消失,史卷上那言简意赅的寥寥数字是后人永远解不开的谜团。

大宋的江南,花香软玉,轻舟浅游,纸醉金迷,让人流连忘返。

“话说这大辽有一奇女子,名曰萧燕燕,她历经三朝,辅佐两位辽帝,就在前儿不久,崩于行宫,临走前啊,身边唯一陪着的就是那个辽朝最受宠的汉臣韩德让,也就是耶律隆运。这个人可是了不得,颇得萧太后的喜爱,且忠心辅佐幼主,这才有了大辽的景宗中兴…”

说书场子里,瓜子皮满地,铺了一路,高朋满座,惊堂木一拍,这说书人定睛,手指这么一比划,口若悬河,这就向各位娓娓道來。

场子里缓步走出一个约莫六十高龄白发苍苍的老妇人,她伛偻着身子,身边有一面目清秀的姑娘在搀扶着。

“书歌,走吧…”

“诶,李姑姑,这就不听了吗…”这姑娘还有些不太愿意,直想回头。

老妇人走到阳光底下,这才驻步,抬头望着清凌凌的天空,挂着洁白的云朵,她老泪纵横。

她望着这天,胜似大辽的天空,前尘往事涌入心头,万千复杂心绪都交织错杂在一起。

皇上啊,你为了徳让能全心效忠于燕燕,不惜将我秘密遣送到大宋,还将你尽全力保全下來的公主淑哥交由我來抚养,让我孤独终老,是否还有爱我已经分不清了,可我终究还是恨你,恨你啊…

这老妇人就是李芷岸,这姑娘便是当年阿语的孩子淑哥。

老妇人一步一颤,颤颤巍巍地向前走着,书歌紧紧搀着她的胳膊。

夕阳渐渐西沉,圆圆的落日跌入深山巨谷的后面,给天空留下一片火红的余晖,拉长了一老一小的身影。

梦醒时分,花香尽散去。

,,,,,,,,,,,,,,,,,,,,,,,,,,,,,,,,,,,,,,,,,,,,,,,,,,,,,,,,-

这样的结局各位是否喜欢呢,喜不喜欢,艾西也要和大家说再见了,沒有番外了,有些遗憾的是,不知道有沒有真正的读者在跟着我啊~ 2922197591,如果有,请告诉我吧,让我的虚荣心得到满足,嘿嘿,无论你是在哪里看到的我的小文,谢谢,谢谢支持!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