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九章 牛家村内

小说:射雕狗熊传作者:含日长弓更新时间:2019-01-18 00:33字数:246625

却说曹政一行三人出得归云庄,但听得黄蓉道:“政哥哥,我们接下来去哪?”曹政兀自沉思片刻,心道自己本来是要护送郭靖和穆念慈护送杨铁心和包惜弱的灵柩回牛家村安葬,不想却在半路上发生了恁多变故,也是时候去拜祭一下他们了;毕竟要不是杨铁心当初在自己落魄潦倒的时候大大地拉了自己一把,哪有自己的今天?当下道:“我们去牛家村罢。” 李莫愁奇道:“牛家村是甚么地方?我们为甚么去牛家村?”黄蓉咯咯笑道:“政哥哥没告诉你么?这个我可是知道的呐。”说着伸出手把曹政的胳膊往自己这里拽了拽,示威似的看着李莫愁。

曹政眼看李莫愁有发飙的趋势,连忙道:“我是要去祭拜杨大叔和杨大婶……”当下把当初是如何遇到杨铁心和穆念慈,怎样受到杨铁心的恩惠,杨铁心又是怎地在中都遭到完颜洪烈的迫害和包惜弱双双自戕。李莫愁本就心地善良,纯净得好似一张白纸,自从古墓出来,虽然有了些社会经历,可又何时听过这等惨绝人寰的事情?等到曹政讲完,早已是哭得梨花带雨了,半晌好不容易止住眼泪,怒声道:“完颜洪烈这厮还活着么?我去杀了他!”

曹政心道若是让你去杀了完颜洪烈还得了,现在金国能抵抗蒙古大军全靠他一人独力支撑;完颜洪烈一死,金国再无人也;唇亡齿寒,金国一灭,到时候宋朝为祸不远矣!虽然曹政也恨完颜洪烈恨得牙痒痒的,但要杀他也不急在这一时。当下道:“莫愁,这个不急。这混蛋我早晚会要他性命的。我们先去牛家村祭拜杨大叔杨大婶罢。”黄蓉自然不会有什么意见,而李莫愁见曹政都这么说了,也不好再说什么。

三人骑马一路东行,一路查访。曹政只知道牛家村是一处靠近临安的村落,可毕竟不知道确切位置;再加上原著中这个时候牛家村已然破败,村民大多都搬走了,都没甚人住;村中的人都搬走了,知情之人便少了;要找这么一个萧条破败的小村,着实要费不少功夫。不过一路上黄蓉和李莫愁自是明争暗斗吵嘴不迭,曹政只得默默充当联合国的角色,斡旋于交战双方之间,呼吁双方保持克制,双方的纠纷不能通过武力方式加以解决,赞赏用和平对话的方式解决局部冲突,力求早日解决局部冲突、为不使局部冲突上升为全面战争而努力着。三人一路上吵吵闹闹,倒不至于无聊,不日便来到牛家村来。

三人到了村里,放眼望去,但见村中尽是断垣残壁,甚为破败。曹政暗叹,虽然自己早知道南宋末年民不聊生,但亲眼所见这种凄凉寂寥的情景,心中还是不好受。黄蓉向远处伸手一指道:“政哥哥,那里看样子是处酒店,我们先进去安顿下来再找郭大哥穆姐姐不迟。”曹政顺着黄蓉手指的方向看去,只见村东头挑出一个破酒帘,似是酒店模样,当下点点头。

三人来到店前,李莫愁向里面大声“喂”了几下,却迟迟不见小二出来迎客。

曹政见檐下摆着两张板桌,桌上罩着厚厚一层灰尘,想是许久不曾有人来了,当下叹道:“看这样子,这里许久不曾有人来了,我们三个且先拾掇拾掇,且先住下再说。”话音未落,内堂走出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女来,蓬头乱服,发上插着一枝荆钗,睁着一对大眼呆望三人。黄蓉笑道:“政哥哥你还说没人,这不,小二不是来了么?”说罢扭头对那姑娘道:“三间上房,好酒好菜只管上。”那姑娘神情呆傻,对着黄蓉只是不住地摇头。曹政心下一动,这莫不是傻姑吧?李莫愁见那姑娘只是摇头,怒道:“你这里酒也没有,饭也没有,开甚么店子?”曹政一把拦住李莫愁,笑道:“莫愁,算了,我们自己收拾收拾安顿下便是。”说着举步迈入内堂,但见到处是尘土蛛网,镬中有些冷饭,床上一张破席,不禁心中感叹,堂堂桃花岛后人,竟然沦落到这地步,当真可叹。

曹政瞥了一眼厨房里的碗柜,虽然知道那橱柜后面有机关,可曹政还是决定先不动为好。一来自己来这牛家村的目的可不是为了贪图曲灵风密室中那些从皇宫里盗来的珍宝,还是先把正事儿办了再说;二来则是人死为大,自己就这么贸然进入,势必会扰了死者的安息,这样终究不好——是以不动神色,打扫房间不题。

拾掇完房间,曹政拍了把黄蓉和李莫愁肩膀道:“走,我们找郭老弟和念慈妹妹去。”三人在破败的村中相寻,不知不觉行至村西,但见得乱坟岗层层叠叠,宛然阔人家里祝寿时的馒头。

曹政在坟间寻找片刻,不多时便找到两座新坟。这两座坟上还未曾长草,显然是刚下葬不久。坟前也没甚墓碑,更没甚的墓志铭,只是简简单单地竖着两块木牌,上面分别用浓墨写就:“先父杨铁心之墓”和“先母包氏惜弱之墓。”

曹政长叹一声,倒身下拜,恭恭敬敬地在两人坟前叩了三个头。身后的李莫愁用手肘捅了捅曹政道:“阿政,这便是杨大叔和杨大婶的墓了么?”黄蓉早就听曹政讲过两人的悲苦经历,闻言叹道:“他们命运多舛,一生坎坷,生前虽然历经磨难,但死后却能同穴,总算是能在一起了,也算是得其所归,圆了他们生前的梦想了。”说着起身仰天击节唱道:“夏之日,冬之夜,百岁之后,归於其居;冬之夜,夏之日,百岁之后,归於其室!”

李莫愁悄悄捅了捅曹政,低声道:“阿政,她在唱甚么?”曹政长叹一声,握着李莫愁的手道:“这是《诗经》中的一篇,意思是一对爱人在死后,爱情超越了死生,仍旧要在一起。”三人嗟叹良久,正起身准备离开,却猛然听得身后一声惊呼:“曹大哥,是你么?”曹政回头一看,只见一位绝代佳人定定地站在墓间小路上,不是穆念慈是谁?只见她身着粗布衣服,手挎竹篮,完全一副村姑打扮;竹篮里放着香烛、纸钱还有几样小菜,想是来祭奠杨铁心和包惜弱的,却不曾想正让曹政碰上。

曹政走上前去,握住穆念慈的手道:“念慈妹妹,我们来晚了。”(-_-|||…….)

“曹大哥,你没事就好。”穆念慈和曹政自从中都一别,心中一直对曹政牵挂不已;想到曹政那严重的内伤,每天只是放心不下,天天提心吊胆;只是暗自祷告上苍,盼望曹政能够好起来;现在看到心上人完好无损生龙活虎地站在自己面前,怎能不欣喜?惊喜之下,眼泪便再也止不住了。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