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章 大结局

小说:名门翠色作者:柚子西更新时间:2019-05-21 11:20字数:343380

孟皓轩匆匆赶到江中,却不料仅有的希望也落空,失望之余,只得准备再赶回盛京,而瑾芸见状,却要求同行,一想到盛京尚且还是有些紧张的局势之中,孟皓轩一个劲摇头,他可不想瑾芸以身犯险。

“轩哥哥可还记得我之前说过的事情么,我这次去可是要救芙儿姐姐回来,要是晚了,怕是真被蔚家推入火坑了。”

瑾芸提起苏芙,孟皓轩眉头微微皱了皱,然后徐徐开口道,“你说起苏芙姑娘,我倒是想起来了,在盛京暴乱期间,蔚府都有寿王府的护卫护着,当时想着能有寿王府的人护着,想来不会有什么危险,却没有想到这一层上。”

当初能拜师季延年,这期间还多亏苏芙送了几本书,让谢晋鹏笼络季延年的心,且苏芙和瑾芸交好,孟皓轩自然也不希望苏芙出什么意外,只是,他并不放心瑾芸去盛京,虽然暴乱镇压住了,但风平浪静之下却是波涛汹涌。

察觉到孟皓轩的担忧,瑾芸直言道,‘放心吧,我把苏芙姐姐救回来后就赶紧回江中,想来也不过在盛京逗留两三日,也不长留,顺便瞧瞧我哥哥。”

孟皓轩犹豫了一会,有些无奈地点了点头,他认识瑾芸也不是一日两日的功夫,瑾芸的性子他很是了解,若瑾芸下定决心想做什么事情,旁人想阻拦,怕是得费好些功夫,再者,苏芙会蔚家算计是铁板钉钉的事情·要是真赶不及,到时候瑾芸定会埋怨他。

“行,那芸儿妹妹赶紧跟家里人说一声,收拾一下就去吧。”

去盛京事关重大,瑾芸不敢不跟华氏和谢世昌说,至于去救苏芙的事情,瑾芸照实说了一下蔚家想卖女求荣的事情,当然了,为了不让华氏和谢世昌有什么怀疑·瑾芸便直接说苏芙托孟皓轩带的口信。

得知瑾芸捡来的小乞丐女孩英儿竟然是寿王府走丢的小郡主,这个让林老太太吓了一大跳,心想着幸而自打英儿到她房里,都是好吃的好穿的待她,并没有让她受半点委屈,有英儿的特殊身份在,华氏和谢世昌虽然也担心瑾芸,但也不敢不敢进把英儿送到寿王府,这样也能借机救回苏芙。

决定了要去盛京,瑾芸和孟皓轩也没有耽搁·简单收拾一下之后,瑾芸带着语桐,蔷薇和英儿就赶往盛京。

“要不要把碧荷也带上呢,路上还得顾着小郡主,哪能照顾得来?”华氏有些不放心瑾芸。

“娘,没事的,我现下又不是小孩子,得处处让丫头伺候着,小郡主也是乖巧得很,有蔷薇伺候着也够了·实在不行,还有语桐。”

“你这孩子,近一两年越发有主意了·路上好生注意着安全,到盛京了,看看你哥哥,要是能回来,赶紧回江中,可别待在盛京了。”

华氏对于自己的一双儿女很是担心不已,倒是谢世昌没那么担忧,不过也叮嘱了孟皓轩一番·他们才赶往盛京。

因着人少·且开春了,路上没有什么障碍·心底又记挂着事,小半个月的路长·倒是七八天就赶到了。

到盛京的时候,正好赶上蔚家准备把苏芙送到寿王府当小妾,瑾芸虽说早就知道苏芙会遇到这遭事,可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还是吃了一惊,连连去蔚府登门拜访。

看到瑾芸突然出现,苏芙顿时泪如雨下,“怎么办,芸妹妹,他们逼着我嫁给寿王爷,可是那寿王爷都五六十了呀,他们天天看着我们,不许我们出府。”言下之意,她们算是被软禁了,根本就没办法逃。

看到苏芙哭了,柳氏也忍不住埋怨起自己来,“都是我不对,若知道他们打的是这番主意,我就不认他们便是,这下白白坑了我的芙儿。”

“芙儿姐姐,柳姨,你们先别急,我就是为了这件事情才来的盛京,放心吧,我一定努力把你们安然无恙地带回江中。”

许是瑾芸说得很自信,又或者是柳氏和苏芙着实急疯了,只想着能逃离蔚府便是好的,都没有丝毫质疑八岁多的瑾芸是不是真有这个实力能帮到他们。

瑾芸虽然见到了苏芙和柳氏娘俩,但还没聊上几句,丫头们时不时进屋来瞧瞧,一会送热茶过来,一会送水果,一会送点心,进进出出,瑾芸看得真切,也猜到怕是这些人为了监视苏芙和柳氏,自然,也包括她在内。

苏芙也不打算在蔚府待多久,她得赶紧去寿王府办正事要紧,只要寿王爷松口不纳苏芙,一切都好办,当然了,瑾芸也希望小郡主在寿王爷,世子和世子妃心中的地位够高,虽说记忆中确实如此,但她还是担心会有什么偏差。

离开蔚府,苏芙和柳氏依依不舍,好不容易盼到一个人,自然不想瑾芸这么早走,可瑾芸哪里会听她们的挽留,只是安抚一番,便赶紧带着英儿去了寿王府。

得知走丢的小郡主被瑾芸找到,寿王府的人并不相信,在过去的一年多里,寿王府可没少派人出去打听,但从来没有找到半分消息,而且贴出去妁人布告也没什么成效,倒是不少想领赏的人冒着生命危险过来蒙骗,刚开始府里的人还拦着瑾芸和英儿不让进,瑾芸也不着急,把英儿脖子上挂着的玉佩递给管事的,让他送到寿王爷看看。

看到玉佩,那式样材质可不就是老王爷说过的,管事的哪敢耽搁,连连上去通报,很快就有人带瑾芸和英儿进府,英儿人虽小,可小手紧紧拉着瑾芸,一点都不害怕。

见了寿王爷,世子和世子妃,瑾芸一一行礼,而对方看到英儿后,早就喜极而泣·也顾不上瑾芸,倒是旁边的管家见状,想着这可是寿王府的恩人,连搬来凳子给瑾芸,吩咐丫头沏好茶,端来各色点心伺候着,生怕怠慢了瑾芸。

瑾芸看一家人团聚的样子,心底生出几分感伤来,不过这一世到底是一家人在一起·并没有出什么意外,这才好受一点,不过,她并没有忘记此次前来的目的,因而,也没有犹豫,直接跟老王爷道明来意。

找到小郡主,寿王府都开心不已,对寸瑾芸的要求,自然仔细听着。

“谢姑娘的意思是·苏芙小姐已经有意中人了?”寿王爷皱着眉头看着瑾芸,并看不大出他的情绪变化。

瑾芸点了点头,想着孟皓轩告诉她寿王爷倒也不是那种好色之徒,而且也算明事理的,于是,把蔚家的打算和想法一一告诉寿王爷。

听到瑾芸越往下说,寿王爷的眉头皱得更深,隐隐间还能察觉到他的怒气,“本王也是瞧着苏芙姑娘知书达礼,性子活泼·看着也喜欢,那蔚德盛也说他那外甥女没有意中人,也没有许配人家·说进寿王府也是苏芙姑娘自己的意思,没想到倒是骗了本王。”

被人利用,换做谁,想来心中也不会有什么欢喜的,尤其这个被利用的人还是王爷,平日谁见到他还不是恭恭敬敬的,哪里敢骗他。

看到寿王爷眉间的怒意,瑾芸也猜到怕是对蔚家有意见·于是又说了一下苏芙和柳氏现在的处境·寿王爷一听,更是大怒·“这要是被旁人知晓,还以为本王强抢民女呢·世间美女可不少,难不成非他蔚家的姑娘不成,退了,退了,直接退了。”

寿王爷大手一挥,这亲事算是吹了,瑾芸心底有些欢喜,不过想到现下盛京怕是都知晓苏芙要嫁进寿王府的事情,这要是退亲了,往后苏芙的名声估计也受到影响,往后的日子怕是也不大好过。

瑾芸壮着胆子把自己的担忧说了一下,寿王爷倒是直爽,直接道,“那蔚德盛喜欢卖女求荣,这苏芙姑娘又只有寡母一个,怕是逃不了厄运,既然她跟本王有缘,不如本王直接收她做义女,也不枉相识一场。”

从小妾到义女,这个跨度还真不小,这也出乎瑾芸的意料之外,想着若真能这样,自然是最好不过的事情,连连替苏芙感谢寿王爷,寿王爷因着瑾芸帮她找回孙女,而且能够为了苏芙的幸福来寿王府与他谈判,也是一个有胆识和义气的小姑娘,心底并没有因着这亲事作罢而愤怒。

瑾芸没有想到事情会这样顺利,看着英儿与家人团聚,而苏芙的事情也高定,心底松了很大一口气,当然了,瑾芸也没有想着立马出王府,而是借机跟寿王爷说,“民女早就听说寿王府的后花园景致堪称一绝,斗胆跟王爷讨个赏,让民女能有机会一睹花园风华。”

赏花不是重点,重点是看看这后花园中有没有孟皓轩所说的玉玺,既然说在寿王府的可能性比较大,不如看看也好。

寿王爷正是高兴的时候,又听到夸奖他府中的花园,这花园可是他一手监造的,自是开心,连连应允瑾芸的要求。

在后花园逛了一圈,瑾芸并没有发现有什么玉玺,有些失望,但离开的时候,还是一脸兴奋地跟寿王爷道谢,自然也少不了和英儿道别。

瑾芸离开寿王府之后,蔚府那边就已经得了退亲的消息,得知这个,蔚德盛气得不行,大骂苏芙没福气,眼看着要去做主子娘娘了,却生生断了,而苏芙和柳氏知道后,心底暗自开心,接着,寿王爷收苏芙为义女的事情也很快传达,这让蔚德盛的脸顿时一阵青一阵白的,在苏芙跟前很是尴尬,他没有想到一眨眼的功夫,苏芙一个孤女竟然成为王爷的义女。

苏芙的事情解决了,瑾芸也不必挂心,想着苏芙要离开盛京的话,蔚德盛可是没有胆子敢拦着,而且苏芙往后的婚事,自然也不敢插手,至于外面的传言,自然也不敢乱嚼舌头,只当做是有人传错了话,不然,这纳妾和收义女可不是一码事,相差大着呢。

从王府出来,瑾芸立马赶往孟府·想告诉孟皓轩寿王府没有玉玺这回事,瑾芸来孟府也好多次了,孟府的下人也都知道瑾芸可是少爷最好朋友的妹妹,自然不敢怠慢,很快就有小厮领着瑾芸去找孟皓轩。

再次来孟皓轩的书房,瑾芸还是被那假山给吸引住了,忍不住打发走小厮,自己站在水池pF着假山看,这一看不要紧·缺被假山里边散发出来浓郁的气给愣住了,这种感觉跟当初拿到手上戴着的玉镯很像,这让瑾芸忍不住猜想着假山中藏着的很有可能是玉玺,手中镯子也是前朝流出的宫中之物。

这个发现让瑾芸很是欣喜,瑾芸连找到孟皓轩,告诉他自己的猜测,孟皓轩丝毫没有迟疑,连忙叫下人过来,抡起锤子把假山锤开,果真发现里边有一个紫檀盒子·瑾芸和孟皓轩两人都很是震惊,相视好一会,孟皓轩也不敢小觑,拿起盒子,也不敢当着下人的面打开,为了打消大家的疑虑,倒是打趣道,“没想到小时候偷偷藏着的东西竟然还能找到。”

打发走下人,孟皓轩连忙带着瑾芸去书房,打开紫檀盒看到里边的玉玺后·震惊不已,孟皓轩和瑾芸都没有想到这玉玺竟然是在孟府中发现的,不过·这不是重点,这会找到玺,孟皓轩连忙派亲信去通知

“芸儿妹妹,你赶紧离开盛京,这玉玺找到后,怕是这天也要变了。”

孟皓轩的担忧和猜测并没有错,在他们找到玉玺之后,又有消息传来当年的传位遗旨也找到了·但出乎瑾芸意料之外的事·这份遗旨竟然是夏远明和夏远生两兄弟送到盛京的,而他们的身份自然也是公之于众。

夏远生和夏远明两兄弟原本是赵氏之后·属于将门之子,只可惜当年牵涉到篡位政变的事情之内·五皇子上位之后,开始清理知晓这些事情的相关人员,赵家几十年来陆陆续续遭遇各种打击,到最后,只剩下夏远生和夏远明俩兄弟,为了逃避杀害,两人不得不隐姓埋名,日子穷困潦倒,最后更是靠乞讨为生,若非遇到瑾芸,两人怕是早就饿死街

圣旨和玉玺找到后,九王爷的人马立即行动,局势很是紧张,瑾芸担心被波及到,带着谢晋鹏和苏芙他们马不停蹄地赶往江中,待他们到达江中的时候,九王爷的人马已经快速占领皇宫,这速度之快,完全超乎大家的想象。

之前的暴动镇压后,并没有引起在位者的深思,所以九王爷的兵马部署好之后,宛若洪流一般席卷整个盛京,很快占领有利局势。

天,变得很快。

原本瑾芸还以为要再等上十多年才会看到新的局面,没曾想因着自己右眼异能,提前找到了玉玺,整个事情变得容易起来,自然,事情平息之后,瑾芸也受到了嘉奖,封了一个县主,虽然只是一个虚名,不过却有俸禄,而且还有好几百亩良田,这让瑾芸兴奋不已,也许对一些富商而言不过尔尔,可对于一个才八九岁的姑娘而言,这好几百亩地每年的收成可不是一笔小数目。

瑾芸的封赏不小,而孟皓轩也是立功不小,却直接讨了一个赏赐,那便是待瑾芸及笄,嫁他为妻。

虽说离瑾芸及笄还有六七年,可孟皓轩却迫不及待地想要将瑾芸定下,让世人知道谢瑾芸可是他孟皓轩将来的妻子。

几家欢喜几家愁,瑾芸他们这边虽是赏赐颇多,可谢家其他几房却因着战队错误,贬官的贬官,流放的流放,下场惨不忍睹,谢世昌倒是颇为伤感,不过到底不亲厚,且想起在谢府的十多年经历的,顿时也释怀,人各有命,并没有纠结这些。

夏远生和夏远明也恢复原来的名字,改成赵元生和赵元明,赵元生还是从事经商,而赵元明则安安分分读书,后来成了谢晋鹏的师弟,师从季延年。

一朝天子一朝臣,季延年原本也教过九皇子,现在九皇子上位,而且门下的学生大部分也都是当今圣上的功臣,他的地位和身份顿时也高贵起来,不过,虽然连着新收了好几个学生,但他最中意的还是谢晋鹏,因此,将孙女季婉音许配给谢晋鹏,季延年如此看好谢晋鹏,谢世昌和华氏也得知季婉音不同一般闺阁女子,从小聪慧,颇得季延年的喜爱,也是季延年一手教大的孩子,对于这个未来儿媳妇,两人很是满意,这也让谢晋鹏有不小的压力,一想到未来娘子学识渊博,更是努力学习。

谢晋鹏的努力,也激发了孟皓轩地奋斗,上辈子,他与瑾芸失之交臂,这辈子好不容易再相遇,而且很早就在心中定下对方,他自然不想委屈了瑾芸,而且瑾芸现在的身份比上辈子可要高贵好些,且有谢晋鹏在一旁比较着,孟皓轩自是动力十足。

谢家的地位并没有因为其他几房的遭罪而落魄,反而因瑾芸的立功,谢晋鹏的年少有为,以及谢世昌带出来的学生渐渐进入朝中而越发知名起来。

虽然如此,瑾芸还是没有放松开来,在盛京与赵元生合伙开了一家最大的玉器坊,将自己的优势发挥到最大,当然了,这些外人并不得知。

美好的生活就此开始。

全书完!!谢谢大家的支持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